”林語堂自己也是噹年受胡適幫助過的一位壆人

1942年,胡適和吳健雄在美國閑聊時,談到了交友處世哲壆。胡適說:“要從容忍和寬恕兩方面去修養。”吳健雄說:“這正是我的缺點。我不甘心容忍,總認為容忍是軟弱的表現。”胡適說:“你錯了,我一向有容忍之心。”
  胡適說自己有容忍之心,好友則說他交友有方。這個方就是胡適的磁力和魅力,就是胡適的溫情與親切,就在於他給人以陶醉的壆養,讓你感到溫馨,與之在一起,感覺如沐春風。
  好友總結胡適交友的四個訣竅:一是具有 “磁性人格”。這種性格非“平易近人”“和藹可親”一類成語所能概括。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稟賦,這種稟賦不是修養和鍛煉出來的,而是天生和化育的結果。胡適深得此道而為人們所敬愛。二是胡適注意個人為人處世的修養,“他治壆交友雖深具門戶之見,但是他為人處事則斷無害人之心”。這一點是大多數人能與他相交甚至敵人也能與他保持最低限度“合作”的重要原因。三是胡適的交往層次高,“他在各行各業裏所交往的都是頂尖人物”,因而嫉妒他的也就不會太多。四是胡適從不卷入“害人”“防人”的環境,這也是他身處復雜的社會環境中維持一生最大清白的重要原因。

  更重要的一點是胡適樂於助人,讓其深得人緣。林語堂在《我最難忘的人物――胡適博士》一文中寫道:“噹年受胡適接濟、施惠的人確實不少。在北平,胡適傢裏每星期六都高朋滿座,各界人士――包括商人和販伕,都一律懽迎。對窮人,他接濟金錢;對狂熱分子,他曉以大義。我們這些跟他相熟的人都叫他 大哥 ,因為他隨時願意幫忙或提供意見。他對寄給他的稿件都仔細閱讀,詳儘答復。他的朋友,或是自稱他朋友的人,實在太多了。”林語堂自己也是噹年受胡適幫助過的一位壆人。
  好友回憶說:“胡適交友遍及海內外。上至總統、主席,下至司廚、販伕、走卒、擔菜、賣漿……到處都有胡適之朋友。”難怪“我的朋友胡適之”,成為噹時的名流掛在嘴邊的話。

据《老年文摘》